手机赌博哪个网站好一点

新闻热线:028-86696397 商务合作:028-86642864

当前位置: 四川经济网 > 人物 >新闻详情

宜宾32年水文老兵用脚步“丈量”山乡巨变

2021-12-16 18:42:40 信息来源: 编辑:刘佩佩

陈刚,宜宾水文水资源勘测中心福溪(二)水文站水文监测员(高级工),一个在水文勘测一线奋战了32年的“水文老兵”。

枯水期每天测两次水位、5天测一次含沙量、30天测一次流量,汛期涨水期间加密观测水位,最多为6分钟加密观测一次。32年来,陈刚与日月为伍,以江河为伴,与风雨同行,一直坚守在四川水文测报一线,在如歌岁月里历练与成长,也目睹了当地经济发展和群众生活变化。

“我曾在7个水文站工作过。每到一个地方,工作之余我喜欢到周围去走一走看一看,昔日的贫困、中间的奋斗,今天的幸福,都深深地烙在脑海里。”陈刚说。

7个水文站中,陈刚在福溪水文站工作的时间最长,感触也最深。“三十年前,福溪站周边都是光秃秃的贫瘠荒山;如今,放眼都是绿树、果木、庄稼,群众日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架桥修路、天堑变通途的沧桑巨变,背后是基础设施改善、产业富民的发展故事。”陈刚颇有感触。

水文人要熬得住枯燥

福溪(二)水文站,是长江右岸一级支流、“万里长江第一(条)支流——南广河的出口控制站,控制流域面积达4557平方千米,为国家级基本水文站。

早上8点,陈刚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,通过水尺和遥测设备,记录每天的水位信息,然后将数据和情况记入《自动测报系统水位校核记录表》。

微信图片_20211216165329

陈刚向记者介绍南广河含沙量监测情况(资料图)

中午,恰逢枯水期每隔5日的含沙量监测,陈刚按照规范要求操作设备,从南广河中取回水样,装进专门的玻璃仪器里,静置待测。

“琐碎、单调,日复一日,这就是我们的日常工作。从某种程度上,要干我们水文这一行,熬得住枯燥是一道门槛。”陈刚说。

相对于枯水期的琐碎,夏季汛期的工作特点则是忙碌。“每隔3小时就要监测记录报送一次水情,有时6分钟一次,最难熬的是凌晨两点和5点的监测,是对生物钟的极大挑战。”陈刚说,伴随洪水而来的,还有种种意外,“比如今年夏天的汛期,南广河水位暴涨,不得不冒着大雨彻夜值守在河边,随时查看水位变化。”

微信图片_20211216165305

陈刚向记者介绍水文站雨量监测设备 (资料图)

“虽然琐碎和辛苦,但总得有人干不是!”陈刚笑着说,水文人常年与江河洪水打交道,风里来雨里去,需要有‘特别能吃苦、特别能战斗、特别能奉献’的优良作风,最长的一次,陈刚连着7天没睡觉,值守在汛情一线。“坚持干水文这个工作30多年,除了对熟悉这一行之外,也有一种责任感在其中吧!我也是普通家庭出身,看到乡亲们受到水旱灾害影响,心里不好受。”

QQ截图20211216181959.png

波光粼粼的南广河

陈刚说,水文勘测是防汛抗旱的耳目尖兵,通过水文分析,提前做好旱涝灾情预警是水文站工作的重中之重。他印象最深的是2012年南广河遭遇有记录以来的最大洪灾之一。“现在是枯水期,平均流量不到20m³/s,夏季丰水期的流量也在200m³/s上下。而2012年那一次,南广河的最大流量达到1340m³/s。”陈刚回忆说,站上观测道路被淹没、冲毁,下游的南广镇场镇及周边低洼房屋有不同程度进水,“好在汛情预警及时,当地党委政府处置迅速,没有造成人员伤亡。”

三进福溪站见证山乡巨变

工作之余,陈刚喜欢到处走走看看,用脚步“丈量”当地的美景,用交谈了解风土人情轶事。

“1958年建站的福溪(二)水文站,是宜宾最早建设的水文站之一,我1989年到福溪水文站工作时,还是一个刚满20岁的毛头小子。”谈起工作经历,陈刚打开了话匣子。

32年间,因工作需要,陈刚曾在四川多个市州水文勘测一线工作:1993年,到眉山市的北斗水文站;1994年,到内江市的元滩湾水文站;1997年,到宜宾市的观音水文站;1999年,第二次到福溪水文站;2003年,到云南昭通支援当地水文站建设1年;2004年,到内江凌家场水文站;2005年,第三次到福溪水文站,此后一直在此工作至今。

三次进出福溪水文站工作期间,陈刚耳闻目睹了当地群众生活的变化。

“第一次到福溪站工作时,当时的水文站还在南广河的对岸(左岸),没有桥,渡口也很远,去场镇卖菜就要来回要2个小时,日常的蚊虫叮咬、蛇鼠乱串更是家常便饭,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条件都相当艰苦。”陈刚告诉记者,当时,周边群众大都住的是稻草、麦秆等盖起来的土坯房,能住瓦房就算是富裕人家;水文站周边,除了狭长河岸地带的土地相对肥沃外,其他地方大都是产出无几的贫瘠坡地,因水土流失造成土层很薄,当地百姓多次尝试在坡地上耕作,最终因没多少收成而作罢,成为了弃之不用的荒地,有的坡地甚至长满了一米多高的丛生杂草。

南广河汇入长江处的南广小镇

南广河汇入长江处(老照片)

1993年,福溪站水文站从河对岸搬迁到南广河右岸。“1999年我第二次到福溪站工作,这时候交通状况已经大为改善,期间,国家的退耕还林政策在当地展开,荒山逐渐披上绿装。而老百姓一方面有退耕还林的政策补贴,另一面得益于国家经济的快速崛起,大城市有很多务工机会,不少村民选择外出打工,吃的、穿的、住的都能看出他们的日子越来越好。”陈刚说。

天堑变通途的南广河与长江交汇处

南广河与长江交汇处,天堑变通途的南广立交

而真正让陈刚感慨的是2005年第三次进入福溪站工作后的所见所闻。“这16年,我是看着当地群众推倒了最后一批土坯房,修起了一座又一座砖混结构的楼房,然后又变成更好看的小洋楼,点缀在退耕还林政策下长成的林木果树间,很是漂亮。”陈刚说。

水文站附近的福溪工业园,在一片河滩地上拔地而起

水文站附近的福溪工业园,在一片河滩地上拔地而起

伴随着老百姓住房升级换代的,还有基础设施的升级。“以前一直记录下来的水文信息,终于派上了大用场,附近河段先后架起了3座大桥,都用到了水文勘测资料,还有河对岸的农业产业化发展和齐头并进的水利灌溉设施建设。”陈刚很是自豪。

水文勘测重要性日益凸显

2018年宜宾水文局(2021年机构改革后改称“宜宾水文水资源勘测中心”)成立后,逐年增加水文设备方面的投入,福溪站也配备了很多现代化的水文设备。

微信图片_20211216165220

工作中的陈刚(资料图)

陈刚告诉记者,这些设备,不仅让日常工作轻松了很多,也解放了生产力。“以前站上工作人员需要八九个人才能正常运转,现在只需要1个人值守就可以胜任,即便是汛期,最多也只要4个人就能全部搞定。又比如测河流含沙量,以前需要撑船到河中间去进行取样操作,现在通过先进的设备直接就能取样,省时省力还安全。”

站点建设同样取得长足进展。“仅我们南广河流域,目前就有2个基本水文站、6个中小河流水文站、8个基本雨量站、4个中小河流水位站和50个中小河流雨量站,未来还会进一步增设。这些站点共同交织成一道信息网,为整个南广河流域的国民经济建设、水资源管理、水生态文明建设、防汛抗旱等,提供长期稳定有效的水文服务。”

采访中,陈刚还谈到,近年来,随着国家对生态保护越来越重视,水文勘测也重要性也愈发凸显,“基本上每年汛情、旱情、涉河建设项目、水资源开发利用等,水文信息都是重要的参考资料,除了当地政府外,水利、应急、气象、自规、防汛等部门打交道也不少。”

32年的“水文老兵”陈刚,伴着无数的初升朝阳开始新一天的工作,领略了无数个黄昏的晚霞;欣赏于河流的碧波荡漾,也遭遇风雨交加下的咆哮怒吼。32年的如歌岁月,是他陪着河,河也伴着他。

(四川经济网记者 杨波 侯云春 文/图)

相关推荐